作者:Ming-Chung Ho

2017-08-04 17:23:50

弟兄

同梯弟兄,對於從軍的每個人而言,真的是難以取代的身分。

試想,彼此從毫不認識開始,在經歷過一次又一次的操課訓練與測驗磨難,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便會培育出難以想像的深厚情誼。

特別是在下部隊之時,當彼此知道相互抽到同一單位、將要一同共度剩下數個月的軍旅生涯時,當下的興奮之情可說是怎麼也無法忘懷。只要有弟兄同在,無論是長官的咆哮、還是學長的欺負,都能一同挺胸前進、直至退伍。

——對我而言,與同梯弟兄相處的每一個情景,真的都讓人心頭一陣熾熱!

◆            ◆

起初,我跟阿飛原本並不怎麼熟。

一切都是巧合,就像每個剛入伍的新兵一樣——我和阿飛,都是同一梯入伍的新兵。

是因為彼此就住在附近嗎?還是因為小時候唸了同樣的國小、國中?這我不大清楚。在我從前的記憶中,並沒有阿飛這一號人物。只是很湊巧的,我們被分在同一個連隊、以及同一個班。排隊時所排的位置,他也很巧的排在我旁邊。

雖然互相都不熟,但我很快便知道阿飛是一個相當不錯的傢伙。因為面對像我這樣明顯害羞內向的人,他不僅不排斥,反而主動的與我攀談了起來。

「大家都是新兵,一起好好加油吧?」

我還記得當阿飛說這句話時,臉上正綻放著怎麼樣的微笑。當下我所感受的並非只是一種好意,而是種親近且毫不陌生的情誼。

從那時候開始,我和阿飛之間便有了接觸。

無論是在操課之中、還是下課休息之時,我跟阿飛之間可說是無話不談。在面臨鑑測的時候,他更是鼓勵我順利通過的最大推手。最重要的是在抽籤時,我跟阿飛竟然還抽到了同樣的單位!

「看來我們之間還真是孽緣深重啊!」

話雖然這麼說,但我跟阿飛之間卻是相視而笑。

下部隊之後,對於兩人之間的弟兄情誼,我更能深刻的體會到。從一開始的菜鳥學弟做起,到成為學長而分配到各個勤務之時,即使我們兩人所分配到的工作不同,晚上的休息時間還是會一同分享彼此一天又忙碌了什麼、學到了什麼……我得老實說,就算是與以前的朋友,我也不曾有過這樣的互動吧?

也因為如此,才使得部隊中單調乏味的生活,有著很不一樣的充實內容。

——直到發生那件事情為止。

「……喔?收假回來啦?」

因為留守的關係,那個星期的例假我沒有跟著阿飛一同放假,而是留在部隊中進行留守應盡的任務。而就在阿飛收假的那晚,我正好在寢室中看書,並看見他拿著那草綠色的黃埔大包包回來。以及他一臉的疲累。

面對我的招呼,阿飛並沒以立刻回應,只是將包包丟在衣櫃前、整個人直往床上癱了下去……看到這情況,我就知道又發生什麼事了。吵架。

兵役真是大多數情侶感情上的大障礙之一。當然,阿飛也不外乎也是如此,

即使他平常為人熱情爽朗,但他這人唯一的缺點,便總是會「為情所困」。每次和女朋友吵過架,他都會露出至少三天以上的憂鬱神情。而這也是唯一會讓我們立場倒轉過來的時候——也就是說,我得充當起加油打氣的角色才行。

「這次大嫂說了什麼啊?」

雖然是戲謔性的語調,但每一次總是這麼開頭,且每一次阿飛都會不禁苦笑起來……可是,這一回卻有點不一樣?

那張陰鬱的神情,不僅沒有因為我的問題展開微笑,反而還更加擠皺在一起,彷彿相當痛苦似的……這一次吵架太過頭了嗎?

「……她說,她想跟我分手。」

……真的是吵過頭了啊……

「……抱歉,我不該這麼問的。」

「沒關係,因為從上次放假開始,我就有心理準備了。」阿飛緩緩的坐起身來,連同垂下的腦袋輕聲低語道:

「她從以前就特別黏,知道我要當兵時更是哭得唏哩嘩啦,而且每一次放假都會生我的悶氣,操課時掛她電話更會因此傳簡訊鬧脾氣……我想,這段感情對我跟她而言,真的都太累了些……」

「既然如此……也算是暫時給自己一個休息的機會吧?像你條件那麼好,還怕找不到下一段更好的感情嗎?」

「呵……是啊,她也這麼跟我說。」阿飛慢慢轉過頭來,憂鬱中雖然帶著一抹淺笑,卻像是要哭出來一般:

「你知道嗎?雖然她的脾氣讓一般人難以領教,但我當時真的很愛她……」

「這我當然知道,你跟我可說過不少次了呢。」

「是啊……」

他別過頭去、並慢慢的站了起來:

「原本,我還以為只是因為她以前很黏我的關係,才會讓我對她如此放不下心……結果到頭來,最黏人的原來是我自己啊……」

眼見阿飛如此落魄的模樣,一時間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就在我有些不知所措之際,阿飛突然拿起了他的黃埔大包包,作勢就要往出口走去!

「阿、阿飛?你現在是要去哪裡?」

「剩不到幾個月就要退伍了,你可要好好加油喔……」

「……呃?」

面對阿飛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我當下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能傻在原地不斷的反覆思索……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為什麼我沒能衝上去拉住他呢?

「……不要跟我一樣,真的。」

留下了這麼一句話,阿飛便立刻走出了寢室。那個時候我雖然立刻追了出去,但在門外所看到的,卻是空蕩靜謐的走廊,連半點聲息都無法聽見。

「……阿飛?」

輕輕的問話,輕輕的飄盪在走廊之中。可是這一次,我再也得不到任何回應。尤其是那以往爽朗的應答。

那天晚上集合點名時,經由輔導長口中所說出的話,讓我直到現在依然無法相信。

「各位,這次放假回去,你們有一位弟兄再也不會回來了。」

從記錄上來看,那天收假尚未歸營的,只有阿飛一人。而之所以沒有回來的原因,是因為他早已離開了人世。

自殺。當我知道這件事時,是我趁著放假前去拜訪阿飛家、經由他的家人口中所得知。而自殺的理由,則在遺書中寫的一清二楚。因為無法承受女友的兵變,進而選擇在自己房內、燒炭自殺。而且死亡的時間點,是在阿飛收假前一天。

那晚我所看見的阿飛是幽靈、還是純粹的一場白日夢?當我看到遺書最後一段時,我選擇相信前者。

——因為,遺書的最後,與我當時所聽到的那一句話一模一樣。

「……連在死後都不忘記提醒我嗎?」

那一天,是我人生中極少數最為傷心的一天。而那天所流的眼淚,全為了阿飛這一名難能可貴的弟兄……

編輯記錄

 調整句子ˊ間距。(Oreo 8/10)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