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莉的童謠 恐怖鬼屋 | ETtoday新聞雲

作者:羊咩咩

修改時間 2018-09-10 11:00:16

瑪莉的童謠

  「來,看鏡頭喔,笑一個!」
「後排的,靠近一點!」
花舞站在腳架後面,調整把手移動鏡頭,尋找一個最完美的角度,她吆喝同學們往中央集中,免得到時候照片洗出來站邊緣的人缺了胳臂還是腿。
「小舞,別弄了,快點過來!」
「好,就來了!」
按下定時鍵,花舞奔向好友為她留的位置,接著,三、二、一,喀嚓一聲,相機便將大夥兒的回憶牢牢記下。
花舞一行共六人,為了慶祝大學畢業、並在大家都進入職場忙碌之前聯絡感情,因此約一約到中部郊區做三天兩夜的小旅行,他們在時下最流行的訂房網站訂了一家民宿,雖是包棟,價格卻很優惠,正好符合準社會新鮮人阮囊羞澀的需求,而他們正前往民宿。
一路上,大家看到美麗的景色就集合留影,活像要做全記錄,走走停停一個多小時後,終於抵達目的地——一棟建在花園中央的獨棟木屋。
「哇——好漂亮喔!」
陽光底下五彩繽紛的花點綴在青翠的葉子上顯得嬌豔非凡,襯著白牆藍頂的歐風木屋,簡直是殺底片的最佳地點,幾個女生立刻奔上前,拿出手機開始自拍,準備待會上傳到社群網路打卡。
花舞雖然也想拿出相機猛按快門,但她是負責訂民宿的人,得先把住宿的事宜打點好才行,記得老闆說他們會先過來等,不知道人到了沒有?
圓滾的眼睛四處張望一會,發現木屋裡頭走出一男一女,他們抬著一個裝滿東西的箱子,見到這群學生時愣了一下,隨即想起什麼似地,帶著笑容替花舞等人打開雕花的白色鐵門。
「歡迎歡迎,你們就是要在這裡住兩天的同學吧?」
「對,您好,這兩天麻煩照顧了!」
花舞有禮貌地打了招呼,順便做了自我介紹。
「不麻煩不麻煩,反正這屋子也是空著,只要你們不嫌棄就好了啦!」
男主人爽朗地哈哈笑了兩聲,表示這棟木屋本來是他們避暑的地方,不過女兒出國留學去了所以很少回來,想著反正都是閒置,乾脆當成民宿便宜租給來這裡玩的人。
「看得出來您很用心在整理這裡呢!」
花舞真心稱讚,就花園茂盛的程度而言,一點都不像沒有在照料,男主人謙虛的搖手,畢竟是一家子回憶啊,而且還要當民宿,所以還是會偶爾過來除草施肥。
一番寒喧之後,男主人說他帶同學們去熟悉環境,要妻子先把堆著雜物的箱子搬出去。
「看起來很重,需要我們幫忙嗎?」
雙胞胎是六人裡唯二的男生,他們覺得身高不到一百五十公分的女主人抱著超過她半身、裡頭還堆了絨毛玩偶、洋娃娃、皮球、音樂盒等各式玩具的大紙箱走路實在危險,自告奮勇要協助,不過被女主人溫柔又堅定地拒絕,請兩人跟上朋友就好,他們只好聳聳肩走在隊伍最末端。

然而玄關門闔上之際,不曉得是不是女主人負荷太大腳步踉蹌的緣故,雙胞胎彷彿瞥見露在紙箱外頭的娃娃手臂微微揮動了下。
民宿一共三層,一樓有客廳、餐廳和廚房;二樓是三間雙人臥室;三樓的起居室則擺了一架鋼琴與沙發,每個區域的設計各有特色,又很巧妙地彼此融合,其中的傢具家飾如米黃色碎花落地窗簾、原木桌椅、水晶吊燈、放在窗臺的小盆栽等,都讓訪客有置身歐洲鄉村的錯覺。
男主人介紹的同時,一群女孩被諸多夢幻元素吸引,興奮地這裡看看、那邊摸摸。
「恬恬,妳快來看!」
綁著辮子的玉明站在一個放了很多小擺飾的乳白色櫃子前,朝正欣賞牆上畫的好友招手,因為她發現一個非常漂亮的音樂盒,巴掌大小、淺藍色的外殼上有貝類、海星、海浪等雕花,盒面還鑲了數顆水鑽,陽光一照便閃閃發光。
「不知道會是什麼歌喔?」
「要打開來嗎?」
恬恬和玉明直盯著音樂盒看,非常想知道如此美麗的外表裡藏了什麼樣的歌曲,此時,盒蓋突然在兩人的注視下緩緩掀開,清脆的音調也跟著響起,可惜音符之間相隔頗長,一時間也聽不出來是什麼歌。
「這個是大家小時候都會唱的童謠啊,就是那個『妹妹揹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看花』……」
音樂系的巧妤見同學討論不出個所以然,於是湊過來解答,順便哼起歌來。
「什麼嘛,還以為會是什麼名曲呢,也太普通了吧!」
「真是可惜……」
因為音樂盒裡的曲子和想像差太多,恬恬和玉明失望地抱怨著,倏地,一隻大手從兩人中間伸出,啪地一聲將盒蓋用力蓋上,突如其來的動作讓三名女孩嚇了一跳,睜大眼瞪向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她們身後的男人。
「不、不好意思,這個音樂盒我女兒的寶貝,所以要麻煩妳們不要碰它……」
男主人臉上掛著歉意,抓過音樂盒就往口袋塞,尚未回過神的女孩們只能木然地點頭。
「那這幾天你們就自由使用這裡,一樓的話機旁有我們的號碼,有什麼事就用電話聯絡,另外,晚上記得要把門窗鎖好,我還有事,就先走啦!」
話落,男主人頭也不回地自三樓離開,留下的花舞等人錯愕好一會,才開始分配彼此的房間以及討論接下來的行程。
夏天雖然晝長夜短,但民宿的所在地郊區偏山,周圍有一大片樹林,因此在樹冠的遮擋下,天色比平地要快暗許多,考慮明天的行程是一大早就要出門,他們決定今晚就在民宿裡下廚,早點吃完早點洗洗睡。
來之前他們就先採買好食材,加上民宿的廚房鍋碗瓢盆一應俱全,所以晚餐很順利地上桌,大夥兒享用親手做的義大利麵和沙拉,聊著路上的趣事,笑聲連連。
「咦?」
趁空閒,花舞打開單眼相機的電源想檢視一下今天拍的照片,可檔案打開卻一片黑,一整天拍下來的沒有一張能顯示,坐她旁邊的巧妤也覺得不可思議。
「不會是妳的相機壞了吧?」
「早上還可以看的啊,會這麼倒楣嗎……」
花舞焦急地關掉電源把記憶卡取出來清理、尋找問題點,她不想辛苦拍的照片就這麼化為烏有,坐在她對面的玉明這時從盤子裡抬起頭,四處張望一會,皺眉。
「欸,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什麼聲音?蟲叫嗎?」
雙胞胎聽了朋友的話,也豎起耳朵聆聽,可入耳的都是外頭吱吱的蟬鳴。
「不是,叮、叮、叮的,好像……好像是音樂盒……」
「妳是不是被房東先生嚇過頭啊?」
恬恬擔心地看著玉明,下午男主人那一拍的確讓她們餘悸猶存,因此才會出現幻聽,玉明咬著唇,心裡總覺得怪,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叮鈴鈴鈴鈴鈴鈴鈴——
下一秒,電話鈴聲無預警大響,眾人皆抖了一下,離客廳最近的恬恬拍著胸膛奔去接電話。
「喂?」
『喂,妳好,我房東啦,是打來提醒你們要記得把門窗都上鎖嘿!』
「好、好,我知道,您放心。」
恬恬應著聲,在男主人幾句簡短的叮嚀過後掛上電話走返餐廳。
「誰呀?」
「房東啦,叫我們要鎖門窗。」
「下午不是講過了?還特地打電話來,這裡的治安有這麼不好嗎?」
「誰知道呢?」
恬恬聳聳肩坐回位置,屁股才碰到椅面,電話又響起來,她有些不耐煩地跑過去拿起話筒。
「喂?」
『……我是瑪莉,我現在要回家了。』
稚嫩的聲音伴隨著沙沙聲傳來,內容沒頭沒尾的,讓恬恬愣住。
回家?房東的女兒不是在國外嗎?突然回來嗎?
恬恬覺得有些莫名其妙,猶豫半晌才開口回應。
「不好意思,妳父母這幾天把木屋租給我們喔。」
說完,她本以為對方至少會道個再見,沒想到人家早就把電話掛了,恬恬咂舌,暗罵沒禮貌,一邊放下話筒,回餐廳抱怨一番,眾人費好大的功夫才成功安撫她的情緒。
晚餐過後,所有人都回到下午挑好的房間準備盥洗就寢,玉明想起窗戶忘記鎖,拉著花舞咚咚咚地下樓,剛踏上一樓地面,電話鈴聲又響起,在安靜的客廳裡聽來格外尖銳。
玉明嘆了一口氣,走到電視櫃前接電話。
現在都已經晚上十點,房東到底還有什麼事啊?
「喂?」
『……我是瑪莉,我已經在車站了,很快就會回去囉。』
瑪莉?不就是幾個小時前恬恬說的那個房東的女兒嗎?她是不是搞不清楚狀況啊?
玉明對著有雜音的話筒深吸一口氣。
「小姐,我們已經租了兩夜的木屋,如果有什麼問題請去問妳爸媽好嗎?」
語畢,玉明沒好氣地掛上電話,力道有點大,引來花舞關注。
「怎麼了?」
「就房東的女兒啊,又打來亂。」
「好啦,消氣消氣。」
花舞按按玉明的肩膀,希望她能降火,好友只是揮揮手,說了句沒事。
兩人很快地將窗戶檢查一遍,然而在她們要回二樓時,電話又響起來,玉明翻了翻白眼,二度拿起話筒。
『……我是瑪莉,我現在上山囉。』
「小姐,不管妳是誰,不要再打來了!」
接著鏘地一聲,把話筒甩回話座上,只是沒幾秒,電話鈴五度響起,玉明乾脆拔掉電話線,瞬時客廳陷入寂靜。
然後嗶一聲,發出了接通的聲響,小女孩的聲音從沒有拿起來的話筒傳出。
『……我是瑪莉,現在已經到路口了喔。』
玉明瞪大眼,拉著花舞大退三步,她摩挲著自己冒滿雞皮疙㾑的雙臂,恐懼油然而升,發現不大對勁的其他四人也紛紛來到一樓。
「為什麼電話一直響?」
「發生什麼事?」
但玉明渾身發抖無法回應,花舞拍著好友的背代答。
「剛剛玉明為了不讓惡作劇電話再打進來,把電話線拔掉了,可是……對方還是能打來。」
雙胞胎不太相信,上前檢查,當他們拿起掉落地上的接頭時,鈴聲再起,摻雜著一首旋律耳熟能詳的童謠,徹底推翻所有人的質疑。
『……我是瑪莉,我在花園前面了。』
『……我是瑪莉,我進到花園了。』
『……我是瑪莉,我在石道上喔。』
小女孩接二連三、不間斷地報告自己目前所在地,同時門外傳來的躂躂腳步聲清楚告訴大家,有人接近中,六個人帶著不安的神情移動到餐廳遠離門邊,雙胞胎警戒地瞪著大門,女孩們則絞扭雙手,神情恐慌。
『……我是瑪莉,我現在已經在大門前了,開門讓我進去,開門開門開門開門開門——』
小女孩的聲音轉為尖叫,大門方向也同步響起砰砰砰的敲擊聲,躲在餐廳的女孩們緊張得抱在一起,擔心會不會等一下門就被打破,不過她們憂慮的並沒有實現,五分鐘後,敲門聲、音樂與電話鈴聲全部戛然而止,整棟房子頓時鴉雀無聲,靜得連呼吸聲都聽得一清二楚。
結束了嗎?
花舞和雙胞胎對看一眼,用嘴型詢問,後者輕輕搖頭,表示他們也不知道。
六人一直站到腳麻發現客廳和大門處不再有其他動靜,才鬆了一口氣。
「剛剛那到底是……」
雙胞胎想要釐清方才發生的不可思議,一個笑聲自虛空中響起,不止他們,連四個女孩都有聽見,無法欺騙自己是錯覺。
『嘻嘻,我是瑪莉,我就在你後面喔。』
小女孩的聲音確實在從眾人的身後傳來,大家屏住呼吸,誰也不敢有動作,沒想到身體卻被一股力量拉扯,他們不由自主地轉身,小女孩的真面目登時映入眼簾。
那是一個約四十五公分高、抱著淺藍色音樂盒的娃娃,娃娃的半邊臉已經脫落,露出天藍色的眼珠子和鑲著頭髮的後腦杓,穿著鮮紅色的蕾絲洋裝,應該美麗的金髮現下參差不齊,唯一完美的,是掛在它臉上的笑容。
『嘻嘻,我終於回家了。』
娃娃的嘴角咧到耳朵,跟著手裡音樂盒彈出的音符唱起歌。
『妹妹揹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看花,娃娃哭了叫媽媽,樹上的小鳥笑哈哈……』
娃娃開心地唱了一遍又一遍,提起裙擺轉圈跳舞。
「呀——哇啊—————」
被迫面對詭異的一群人,終於壓不住恐懼放聲尖叫。

※※※※

「妳好,這是妳要的照片,點一下喔。」
照片沖洗店裡,店員將一疊洗好的照片交給顧客,花舞接過手說了句「不用了」便離開,她帶著那些照片前往附近的咖啡廳,點了一杯摩卡之後坐下,開始檢視照片。
沒錯,她手上的照片正是幾個月前與一群好友到中部旅遊時拍的,當時她以為相機故障所以無法使用瀏覽功能,沒想到離開之後竟一切正常,既然沒問題,她當然依自己習慣挑重點拿去沖洗。
十幾張照片一字排開,花舞看了一眼就立刻把東西收起來,並打了個冷顫。
因為當時參與人的合照裡,竟然都有一個穿著紅色洋裝的破損洋娃娃入鏡,這會讓她想起那恐怖的一夜。
事實上她最後的印象只到自己被娃娃嚇到,再次有意識時人已經躺在醫院,當然其他朋友也一樣,後來聽當地人說,那對夫妻十幾年前就搬離那裡,再也沒有回來過,那麼他們住的到底是什麼呢?她無從也不想探究,嚇昏的經驗一次就夠了。
花舞喝完最後一口咖啡,付了錢、走上大馬路。
她決定把手中的照片全部拿去燒掉,回家也把檔案刪掉,一個不留。

留言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