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arK-Do

修改時間 2019-09-15 23:10:03

環河北路厲鬼宅

我年輕時住在外面十餘年
為了房租便宜
都刻意住舊社區的舊房子
以下是我的經驗分享
時間點是八年前


我當時住在台北市環河北路
那裡靠大稻埕
早期淡水河還在營運貨物時
那裡熱鬧度不輸現在的東區
只是現在已沒落
當時住的地方就是那種舊房子
最高只有四層樓
住戶中間還有天井


當時隔壁搬來新租客
很有禮貌來打招呼
還拿了佳德的鳳梨酥來
是個業務員裝扮的年輕人
溫文有禮貌
因為不熟也只好隨意喇了幾句
畢竟禮物拿了 ,做人要有禮貌


其實跟他碰到的時候
不外乎是上下班時
大部份都是互相點點頭道早安
平常倒也沒什麼交集
但只要到凌晨一點左右
就會隔著鐵門聽到喧譁聲
有時還會傳來丟傢具的聲音
我以為是情侶吵架
因為他總跟他身邊的女孩形影不離
然後一早上班時又遇到
我試探性問問 :
那個 ,你這幾天跟你女友吵架嗎 ?
他似乎沒睡醒
呆了兩秒鐘後說 :你說什麼?
我說:我從上禮拜開始 ,
就一直聽到聲音
還有劇烈碰撞摔傢具的聲音 …
他又愣了兩秒
仿佛我講的是西班牙文
他不悅的說:不好意思
我真的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我自己一個人住


這下換我愣住
我探頭看了一下他門後的客廳
明明就一個女孩站在鐵門口
貌似要送男友上班
這時他不耐煩的說:
不好意思 ,我趕上班
說完快速走下樓梯 ,不再理我
我又探頭看了一下裡面心想
你媽的 ,是靈界朋友 ?
因為他女友的感覺
不像我印象中的鬼魂
但到底 …我不想多想
快速走向車站


下班後回到家我不想出門
我打算追劇玩手遊一整晚
八年前應該是iPhone2或3
這時傳來門鈴聲
我門一開是隔壁的先生
他拿了兩支青島在我面前晃:
大哥 ,有空嗎 ,來我這喝兩杯
我抗拒不了啤酒的誘惑
手機與大門鑰匙拿著來到隔壁
進門前我愣了一下
你媽的
他的幽靈女友坐在窗前的沙發


坐下後他把青島遞給我說:
大哥,你看得到我女友?
我看了他旁邊的女孩一眼:
對 ,但我一直不敢主動跟別人說這個
怕別人覺得我是瘋子
後來又喝了幾口酒我又說:
你感覺得到她嗎 ?
他說:我們很相愛
她前年因癌過世 ,
我就再也沒交女友 …
他話題就像開了一樣
bababa說個不停


這時他旁邊的幽靈女友有了動作
她伸手從牆邊拿了一個保特瓶
把裡面的液體從頭倒到完
伸手拿起一直緊握在手心的打火機
嚓一下 ,轟地一聲
整個人燒成火人 …
你他媽的
我整個人往後撞到椅背發出巨響
後腦勺撞到椅背說不出話來
他的火人女友這時瘋狂到處逃竄
撞到了牆角又反彈撞到了電視櫃
又被椅子拌倒
倒在地上滾來滾去
雙手一直往臉上及頭髮亂抓
喉間發出淒厲異常的哀號聲
30秒後 ,掙扎慢慢減緩
倒在地上不動了 …


我嘴巴開開不知怎麼反應
頭摸著剛剛撞到的後腦勺
眼冒金星
他察覺到我怪異的舉動說:
你怎麼了?
我還在心悸 ,心想
我剛剛到底看到什麼 ?
自焚回播 ???
我又喝了口酒:你女友自殺死的 ?
他對我眨眨眼:什麼 ?
我不是說她得癌症嗎 …
大哥你醉了 …
我說:老實告訴你
你女友剛剛在我面前被燒死了
話還沒講完
他女友身上火熄了
她爬了起來
雙眼已被燒成窟窿
但很明顯感覺她在目視你


他好像開始感到不自在:那個 …
你現在看得到她嗎
她長怎樣 ?
說也神奇
她女友剛剛全身著火滿地打滾
現在卻逐漸在恢復中
包含已燒毀的衣服
剛剛的著火秀仿佛只是場魔術
她又回到他身邊坐著
我不太明白我到底看到了什麼
我說:呃 ,她長髮及腰
身穿碎花洋裝
頭上一個紅色絲帶綁著
身高大概165左右
瘦瘦的目視應該50公斤上下
我還沒說完即被他打斷
他:你是不是看錯了 ?
我滿頭問號看著他:什麼 ?
他:我女友身高才151
體重因癌症瘦到只剩35公斤
大哥你是不是在耍我 ?


我這時看向坐在他身邊的女友
心想靠北 ,那這個女的是誰 …
這時她站了起來
碎花洋裝開始滲血出來
看得出來生前應該是美麗的臉龐
開始變形
眼角慢慢流下兩條黑血或體液
張嘴對我大吼 !!!!


我的耳膜瞬間劇痛
我顧不得酒沒喝完
手機拿著連跑帶爬
帶著他回到隔壁我家
他甩開我的手說:
大哥你幹嘛
發酒瘋是不是
我還在喘:你媽的
隔壁那個女的
不是你女友 …


他一臉不可置信
好像我跟他講
有外星人住在我家一樣
他從口袋掏出一盒七星
並點了一根
貌似想釐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
我看了一下門口
呼 ,沒追來 ,莫非是地縛靈 ?


這時他眼帶血絲的說 :
其實我最近都沒睡好
睡在雙人床上總覺得旁邊有人
可是翻過身又什麼都沒有 …
我一直覺得如果有鬼魂這回事
應該是小姍在守護著我
小姍 = 前女友
所以一直不以為意
但這幾天明顯感到壓迫感
我還以為是她想抱著我睡覺 …
說完他揉了一下眼睛


我開口了:還是你今晚睡在我這 ?
他搖搖頭:沒有意義,是能住幾天
事情遲早要解決
說完他貌似要離開
我拉住了他
從客廳抽屜拿出一副Mp3
那個是我平日夜跑在用的
我說:戴著睡
我預感你今晚應該不會太好睡
他對我擺擺手
仿佛我做了什麼滑稽的事
他對我疲倦的笑笑:
大哥 ,我回去了
說完回到隔壁
這時是晚間11點


送走他後我有點餓了
去廚房煮了十顆水餃來吃
我的廚房開窗後
對面就是隔壁家的廚房
然後中間就是天井
對面窗戶關著
但我看到人影
雖然是毛玻璃
但隱約看得出是隔壁的先生
隔壁的先生=小陳
我看小陳好像在跟人講話似的
一隻手在那邊揮呀揮的
我心想 ,他在跟誰講話 ?


過不久後水餃煮好
我端到客廳邊看電視邊吃
偶爾間斷的
我聽到隔壁又傳來爭吵聲
你媽的
那個碎花洋裝女又出現了?
聲音越來越大,就在客廳
我水餃吃完後好奇去隔壁窺探
鐵門只有合上並沒有鎖
我又聽到碰撞聲
我直接開門進去:哈囉!
小陳,你還好嗎?


一探頭進去我馬上倒抽一口涼氣
碎花洋裝女跨坐在他的腿上
我這個角度看不清
我大叫一聲:幹X娘!
小陳,你在幹什麼
這時碎花洋裝女突然轉頭
身體依舊朝向小陳
但頭卻朝我轉了180度
我看到她的舌頭鑽進小陳的嘴裡
對我怒目圓睜
眼角再度流下黑血
張嘴露出整個泛黑的牙齦
前面兩隻手環繞小陳的肩頸


我其實很卒仔
遇到這種時候我都會逃走
有時會看到一些文章
一堆神棍在那邊遇神殺神
遇鬼殺鬼的
那都是騙肖欸
那種對峙感就像在非洲大草原
遇到兇猛狂獅一樣的感覺
最好是可以正面對抗
屎沒拉在褲子上就偷笑


但我知道我這時不能逃走
我怕我一離開
小陳再被她這麼吸下去
不死也半條命
我做了件很蠢的事
我拿起角落的掃把
衝向小陳身邊
掃把一甩想攻擊碎花洋裝女
結果掃把直接穿越她
活生生朝小陳的臉甩下去
只見小陳頭劇烈一仰
撞到木頭椅背
霎時間在小陳身上的女孩
舌頭縮回口腔內
朝我大吼起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耳膜又一陣劇痛
幹X娘!又來這招
我掃把又往她身上甩去
結果又重重敲向小陳的肋骨
小陳這時開始劇烈咳嗽
在他睜眼那瞬間
碎花洋裝女倏地一聲消失不見


我掃把一丟奔向他身邊
他看到我虛弱的說:小姍
小姍剛剛回來了,我好想她
說完身體一軟
癱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
我心想:挫賽了
他到底是被她吸到沒元氣
還是被我打昏了?
我趕緊把他扶好
讓他正躺在沙發上
想去廁所幫他拿毛巾擦臉時
一瞬間,嚓的一聲
客廳的燈暗掉了.......


我驚訝的抬頭一看
你媽的
一個約莫五歲的小孩
攀在電燈上晃來晃去
難怪燈具失靈了
他朝我看來
嘴吧慢慢打開
口水一直朝地上滴
我這時倉皇逃到門口
本來想去後面廚房
但現在連後面廚房燈也暗了
突然間 ,一切都靜了下來 …
鴉雀無聲
我似乎還聽得到我的心跳聲


這時從廚房傳來窸窸簌簌的聲音
我看往通向廚房的走道
有個黑影拖著腳步朝客廳走來
客廳雖然燈暗了
但透過客廳外的路燈
還是看得見裡面
一個身高約三公尺的巨人
肚子奇大,側腹似乎有點側漏
一小段小腸掛在外面
一隻腳像被卡車輾過一樣
隱約看到大腿骨
上面的肉邊滴著血水
邊往下垂
那個巨人拖著腳步
像跛腳一樣
慢慢朝客廳方向拖行而來


我嘴巴開開的愣在那裡
已經三個了
從我進到這間房子
已經看到第三個靈界朋友了
難怪小陳夜夜難眠
難怪在小陳入住之前
這間房子整整空了兩年沒有人煙
原來裡面嚴重鬧鬼.....


我想逃 ,想大聲尖叫
但我知道沒人幫的了我
我想唸佛號
但我知道唸佛號
只是在幫祂們修煉
很多人以為把佛號倒背如流
朗朗上口
就能如金剛附體百毒不侵
這是錯誤的
沒有堅定的信仰
無法催動願力
你越唸祂們越喜歡


你們如果遇到靈異事件
不要在那邊經文
或三字經幹X娘一直罵
前者牠們喜愛
後者會激怒祂們
只要裝做沒看到
時間久了祂們膩了
自然會離開


但這時碎花洋裝女剛消失
有一隻在天花板
另一隻正朝我走來
如果我還能裝做沒看到
那就未免太矯情
我只能再次當卒仔
連滾帶爬逃回隔壁
至於小陳 ,很抱歉
你好自為之
我能幫的極度有限
我逃回隔壁時滿身大汗
再吃完水餃洗完澡
此時凌晨12點半


洗完澡從冰箱開了罐台啤
坐在客廳沙發邊喝邊玩手機
我暗地發誓
就算再聽到更大的聲響
我也不再去隔壁了
手遊玩著玩著
我睡著了 …
突然莫名一陣轟然巨響
有東西撞擊我客廳的鐵門
我嚇得從沙發上跳起來
仔細一看是隔壁小陳
我原本要開鐵門
但突然看到他背上的小男孩
我卻步了


隔著鐵門我問:怎麼了,小陳 ?
他雙眼無神的說:小姍 ,她回來了
我想介紹你們認識
我倒抽了口涼氣:小陳
你剛剛撞到頭 ,神智不清了,
你跟我說她癌末 ,然後 …
他雙眼迷茫手搔搔頭:
是這樣沒錯
但她現在坐在我家客廳
我們聊了好多 …


我這時不想再聽他說一言半語
我冷冷的說:
我明早帶你去看醫生
你先回你家
你們很久沒見
應該有很多話要說
我話還沒說完
小陳這時拿了一個保特瓶
開始往頭上澆淋
我聞了一下 ,像被電到似的
瞬間從頭麻到腳底
你媽的 ,那是汽油啊啊啊啊啊啊
我看他另一手拿著打火機
我知道我要做些什麼
不然他穩死無疑
我霎時間打開鐵門
往他胸口撞去
他重重跌倒在地
後腦勺扣的一聲
撞到磨石子地板
抬頭看了我一眼
又迷朦昏去 …


我這時髒話一直罵
幹尼老師的
嘈尼媽的 …
弄得我滿身汽油
我要是讓你點火
我就提早去見我阿公 …
我回客廳拿了手機報警
然後去沖個澡
10分鐘後救護車來了
不久巡邏警車也來了
小陳被送往聯合醫院中興醫院急診
我直接進了派出所寫筆錄
我一五一十說出他想自殺的事
但扣除見鬼的部份
我知道我如果這時
跟警察扯出鬼魂這回事
我一定會被扣留在那裡
連家也不用回


過了一個小時半筆錄做完
他們就放我回去了
我回去後看到隔壁透過鐵門
散發出一種黑氣
那種怎麼說
就像你站在加油站
看到有人邊加油邊點火抽菸
那種感覺一樣
說不出的危險氛圍
但我真的倦了
我進去洗了把臉,倒頭就睡
此時是凌晨四點半


下午起床後
出門買午餐
隔壁依舊沒人
過後幾天再也沒見到小陳
但偶爾深夜還是從隔壁
傳來敲打撞擊聲
伴隨而來的是淒厲慘叫
可憐的碎花洋裝女
每天重覆著被燒死的過程
日復一日


兩個月後
我才知道小陳從那天被送往急診後
再也沒回到環河北路那個家
電話總是關機
房東打去公司
也說他很久沒去上班
已經被曠職處分
彷彿是從人間蒸發一樣
從此不存在
我不知道他到底那晚看見了什麼
到底是什麼地獄景象
讓他嚇到東西也不拿了直接搬走
又或者他想回家
但再也回不了家........


之後我在樓梯間巧遇房東
是我這邊的房東
我跟他提到這件怪事
依舊省略鬼魂這件事
他點起一根長壽說
隔壁以前住著一位布業千金
在民國50年代很多人靠著布業
賺了不少錢,光靠進口歐洲布
就賺了一大筆
當時隔壁的小姐
繼承了她父親的產業
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
後來據說認識了一個
在做布料生意的日本人
說有大和布料可以做生意
兩人談生意談到了床上
後來交往了不到半年
布行一筆要週轉的錢
約莫台幣六百萬
被該名男子拿去日本批布
你們自己換算民國50年代
台幣六百萬有多大
後來該名日籍男子
再也沒出現在該名千金小姐面前
她除了她本身住的房子以外
敗完她老爸的產業及現金後
在自家用最極端的方式離世
就是我後來看到的自焚回播


後來那間房子一直不乾淨
現在的房東是遠房親戚
繼承這套房子後一直出租給別人
但住戶一直都住不久
鬧鬼的傳聞一直傳出
房東交代我不能說出去
叫我聽聽就好別擋對方財路
我聳聳肩不置可否
這本來就不甘我的事
我後來又在那邊住了兩年才搬走
隔壁住戶一直換來換去
後來又空屋了一整年
這期間我再也沒見到小陳
願他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