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T奶茶

修改時間 2019-09-15 23:08:23

泰迪熊

  乍看之下,它有點像普通的棉花填充泰迪熊,但當我拿起來才赫然發現它是有重量的。這種收藏類的成人泰迪熊大多都來自已經來自大陸的工廠代工,但依舊有少數是來自紐約或台灣製造,我看了一眼原產地,來自紐約,1946年製造。
  我不禁露出微笑,在收拾祖父母的舊宅時竟然可以發現具有收藏意義的物品。我動了動泰迪熊的手,裡頭的金屬骨架微微發出嘎機聲。我開心地將它放到一旁,將那箱從祖母衣櫃裡拿出來的大木箱放回原位。

  自有記憶以來,祖母就已經不在了,但祖父依舊活著,每當覆盆子結果的季節,我們就會來到這裡探望他和阿姨。接著會在覆盆子果子成熟之時離去,那些覆盆子早在祖母過世後便不再有人摘過,但祖父偶爾會來採摘一、兩顆給我吃。

  夏季這裡將充滿了果實過熟時的酸甜味。我將祖母的衣櫃關上,帶著泰迪熊來到客廳,大多數的東西都收得差不多了,只差大型回收車到來,我就完成了為人孫女的最後一件事。
  這兩個月以來簡直是種折磨,先是未出嫁的阿姨在開車出去買麵包店要用的低筋麵粉時,被一旁闖紅燈的大卡車給直直撞了下去。你可能看過報導,有些人就是認為自己開車技術高過酒力,卡車司機說他撞到時也嚇傻了。我忍不住去想像,想像那台小汽車在卡車面前如同小蟲般被撞得支離破碎,阿姨面部猙獰永遠停留在尖叫的那一霎那,接著卡車衝進一旁的麥田內,阿姨掉進一旁的山谷,擋風玻璃碎片撞擊扭曲的金屬譜成一曲死亡的交響曲。

  我一不小心想入魂了,手沒抓穩便讓泰迪熊掉到了地上。我伸手去將它撿起來,看了看它的模樣,兩顆黑色琉璃眼珠子乾淨且反光,彷彿可以將人給吸收進去般。

  祖父知道阿姨的死訊後,整天鬱鬱寡歡,我們就這樣照顧了兩個星期後,他在出臥室準備上廁所時心臟麻痺死了。
  
  碰––––

  門口突如其來的碰撞聲讓我嚇了一跳,上前查看發現一隻死掉的松鼠掉在了門口,腦袋因撞上石頭而裂開,牠大概是沒踩穩或在樹木來回之間踩到了斷枝而掉了下來,可憐的小傢伙。
  我進屋去拿了園藝用的橡膠手套,將松鼠給清理掉了以後,回收車剛好到了。一名大漢從駕駛座上下來,見了我便露出微笑。

  「林郁芠小姐?」大漢問。

  「我是。」

  他將一張收據單拿出來,並要我在上頭簽下名字,簽好後,他確認完畢便將工作用的手套戴上。一群人走進屋內,開始搬動那些佈滿灰塵的舊物。。

  我的回憶湧現,而手中的泰迪熊似乎也在表達著不捨,我不清楚這隻泰迪熊在祖母的衣櫃裡待了多久,小時候,祖父總叫我不准去碰祖母的物品,他說這樣很不尊敬。

  「為什麼不能碰祖母的東西啊?」我曾問。

  「祖母還有太多不能讓人知道的東西了,她總不喜歡別人侵犯私人領域,所以這算是尊重她的想法。」祖父用很慈祥又帶點驚恐的聲音回答。

  「你愛祖母嗎?」我問。

  「愛,又或許不愛。」

  你愛嗎?我彷彿聽見自己這麼問,又或著是手中的泰迪熊這麼問我一樣。我看著它,看見自己的模樣倒映在泰迪熊的眼珠子裡。突然的,我的模樣開始裂嘴一笑,將自己的臉皮用力抓住並掀開,下面是一張醜陋且雙眼發亮的怪物。
  我嚇得將泰迪熊丟到地上,棉花撞擊到地面時,裡頭的金屬骨架也發出了輕微的摩擦聲。泰迪熊在看著我,像在質問為什麼將它丟到地上,但又像是高興我這麼做了。我認為自己是累壞了,這兩個月一刻也沒閒著,先是準備兩位家屬的喪禮,還要準備許多的後事,也許就是這樣導致我看見幻覺,但那好真實,彷彿一個惡魔就在剛剛寄宿到身體裡似的。

  碰––––

  一聲劇烈碰撞伴隨哀號從工人那傳來,廚房傳來工人們急忙地聲音,我將泰迪熊撿起來放到一旁的雜物堆上以後,便上前去查看他們的狀況。等到了廚房,才發現放置在閣樓的沙發壓在司機的身上,我往上看,閣樓地板破了一個大洞,但閣樓一直是最堅固的地方,怎麼會破洞了?
  一旁傳來急促腳步聲,工人們衝上前將沙發給搬開,司機便被大夥給帶走了,我突然間意識到有一名工人在看著我,便迅速轉過頭去道歉。

  「很抱歉,我不知道那邊會裂開,先前收拾的時候都好好的––––」

  「沒事的小姐,這不是妳的錯,我們先前就注意到那塊了,但沒想這麼多。」他嘆了口氣,並從前口袋拿出香菸點上。「別擔心那傢伙,他身子可是鐵打的。」

  「但他看起來傷得很重,你確定真的不需要我––––」

  「不需要的小姐,在這一行都有心裡準備會發生這種事情,這工作可不比軍人要安全的多呢!等等會繼續幫您搬雜物。」

  我沉默的看著那個大洞,覺得有些內疚,但一方面又覺得鬆一口氣,畢竟他們不打算追究責任。不久,其他人再度進來搬東西,等所有東西都搬走後,我才赫然想起那隻泰迪熊放在雜物上面,但來不急了,他們的卡車消失在柏油路盡頭,可惜了那極具收藏價值的東西。

  我不願多想,因為今晚要處理最後一項事情,接著還要將這幾天堆積的會計工作一次做完。我帶著剩下的東西走向自己的汽車,將東西堆到副駕後進入車內。再過三天就生日了,應該開心點並有精神一點才對。

  三天後,我的生日會上,許多人都來慶祝。住在隔壁的老麥、工作上的同事們、爸跟媽、上司嘉恩,我帶的實習生都來了。桌上的黑森林蛋糕插著三十二的蠟燭,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也已經三十二歲了。

  「該找個好男人嫁了吧!」裕華會這麼說,然後我會回答有的話很樂意,但哪個男人可以接受自己的另一半家裡塞滿收藏玩偶娃娃?然後大家會看向嘉恩,他就會害羞地開始將自己的缺點列出來。

  老爸與老媽拿出了一個禮物盒遞給我說:「我們知道妳喜歡收藏一些布偶,這可是我們路過一間古董店時看見的。」

  我滿懷期待地將禮物拆開,裡頭是一隻泰迪熊,具有金屬骨架的那種,這隻泰迪熊很眼熟。當我嘗試翻找腦海中的記憶時,第一時間湧上的反而是一句話,那句話迴盪在我內心,彷彿是惡魔的呼喊。
  「郁芠,妳怎麼會把我丟掉呢?我們是好夥伴不是嗎?因為有妳我才能脫離那個該死的大木盒,妳忘了對吧?喔!別擔心,我回來了!妳猜怎麼了?有位工人可是很想把我送給他骯髒的女兒當禮物呢!但我愛妳,郁芠,所以我回來了。想知道那女兒怎麼對我的嗎?她將我緊緊抱在懷中,接著正在洗澡的父親痛苦地走出浴室並倒臥在客廳內,妻子焦急地上前查看,而可憐的女兒害怕地將我抱得更緊,導致他心臟麻痺死了。
  接下來我們要去找誰呢?說啊!妳爸爸?妳媽媽?嘉恩?老麥?還是妳呢林郁芠?」

  我嚇得將泰迪熊丟回盒子裡,雙眼瞪得大大的,當其他人問起怎麼回事時,我一個字也答不上來。這隻泰迪熊在與我對話,它還殺了一個工人,要是我不希望他們將我丟進精神病院裡綑上束縛裝,就最好別這麼說。

  「我們以為妳會喜歡的。」媽皺起眉頭說。

  「不是的,我很喜歡這禮物,只是剛有點頭暈,謝謝妳們。」我展露微笑他們才放心,但恐懼感再度襲來,因為那隻泰迪熊的兩顆黑色的琉璃眼珠子在看著。

  慶生結束後,我將泰迪熊放在櫃子裡用東西蓋住,接著盥洗後去睡覺,就在意識漸漸地模糊,我感受到一個東西在移動,睜開眼看見一個巨大的黑影在床邊,雙眼發著亮光伸出黑色的大手,我想尖叫,但喉嚨似乎被什麼給哽住了,而那隻泰迪熊就在床邊,黑色的眼珠子變成紅色的,漸漸地我發現自己雙手佈滿絨毛,身體變成了一隻巨大的泰迪熊。

  醒來時我全身冒汗,一聲尖叫梗在喉嚨沒叫出來,關節微微發疼,胃部翻攪著隨時會吐得滿床都是。我看見了床邊的物品。那隻泰迪熊在旁邊,頭躺在枕頭上舒服地盯著我看。
  「醒了嗎?郁芠?昨晚睡得好不?我們今天要去哪裡?想不想知道老麥早上去了哪裡?今天可是他領退休金的日子,真希望路口不會有失事的汽車出現。」

  「不要!」我一邊大喊一邊下床,開始想像昨晚這隻泰迪熊在旁邊時我做了什麼,捏了它?緊緊地將它抱住?我衝出門,不顧身上穿著睡衣,開始敲打老麥的家門,但無論如何都沒有人回應,我開始歇斯底里,甚至掉下眼淚。

  「郁芠?」一旁傳來熟悉的聲音,我看見老麥站在樓梯上,一臉疑惑地看著。「妳這是怎麼了?連衣服都沒換的,發生什麼事了嗎?」

  「老麥?我的天,你早上去哪了?」

  「我去領退休金了,這樣才能買新的假牙清潔錠,反倒妳這是怎麼了?」

  「沒什麼,你沒有感覺哪裡不舒服吧?」我擦乾眼淚。

  「沒有,反倒是關節炎一直再折磨我,人上了年紀總得有毛病不是嗎?」

  老麥準備要走過來時,雙眼瞬間渙散了一下,接著整個人往後倒,我還來不及反應他便摔下了樓梯,倒臥在樓梯平台上,血液從裂開的傷口流出。我尖叫出聲,跌坐在地上。當我看向家門口時,那隻泰迪熊坐在門口看著。

  「沒錯,郁芠,妳昨晚將我摔下了床鋪。」

  我衝上前,想將它給毀了,但又止住了,因為要是這麼做就又會有人死去。我既生氣又難過,但只能將它慢慢放下。

  「乖,這才是我愛的林郁芠,我們接下來要找誰?妳爸?還是妳媽?還是妳呢?」

  老麥告別式那天,他的家人特地從遠方城市趕回來,我對他們感到憤怒,他們一年回來看老麥的次數根本不超過一次,老麥一直在孤獨中徘迴,只有我會與他打招呼。
  嘉恩也來參與老麥的喪禮,但我們全程沒講超過三句話。告別式結束後,我進到洗手間吐的馬桶都是。

  林郁芠––––

  我回過神,聽見有人在叫我,所以四處查看,但沒看到任何人。突然間,廁所大門被打了開來,當我看向廁所大門時,卻發現門緊緊閉著,並沒有開動的痕跡。
  我赫然發現鏡子裡的廁所大門被打開,將門推開的是一隻蒼老的手,我看見老麥在門口,雙眼被塞了黑色的琉璃,頭頂被縫上了毛茸茸的熊耳朵。這幅景象讓我嚇得心臟幾乎要停了,我雙腿一軟跌坐在地面上。老麥衝撞廁所鏡子,將鏡子給撞破,電燈開始快速閃爍。
  我尖叫出聲,廁所大門便被推開,嘉恩衝了進來看見被嚇壞的我,便不斷安慰。然而廁所的電燈已經恢復正常,鏡子也沒有破裂。

  晚上,爸跟媽在家中陪我,到家時我找不到那隻泰迪熊,這讓我心情平靜下來,以至於我很快就睡著了。隔天早晨,我看見那隻泰迪熊被放在床頭櫃上時,我嚇的跳了起來。

  「媽!是妳把泰迪熊放在床頭櫃的嗎?」

  「是阿!誰叫妳昨天回到家就一直抱著它,說什麼也不肯放下,我和妳爸都覺得很好笑。」

  這不可能,昨天晚上它確實不見了。我忍不住想像自己在夜晚抱著它睡覺時又––––
  「做了什麼?妳想猜猜看嗎?郁芠?這次要換誰呢?妳爸媽?嘉恩?還是妳呢?」

  「不!不!」我抓住那隻泰迪熊。「你不准對我家人出手!你不准!」

我抓著它,拿出了膠帶將它給纏了起來,在纏的途中我赫然發現它身上有一處裂口,感覺就像被刀狠狠地刺了下去。

  當廚房傳來尖叫與哀號時,我趕到廚房,看見媽倒在地上鮮血流出,爸著急地將她翻過去,發現有一把刀刺進了她的腹部。

  「妳知道的郁芠。」

  我看見那隻泰迪熊站在廚房門前,黑色的琉璃眼珠看著一切。我衝上前,一把抓住了它衝出門,不管身上穿著睡衣,不管爸爸在後頭叫著。我上了汽車,回到了祖父的舊宅時,撿了幾根樹枝堆疊在泰迪熊的身上,接著從車上拿出了火柴盒將樹枝與泰迪熊一起燃燒。

  「來啊!殺了我啊!有種你就殺了我啊!」

  突然間,火勢越來越大並迅速蔓延,將整棟舊宅給燒了起來。

  「輪到妳了!林郁芠!我最棒的泰迪熊啊!。」

  我想往屋外跑,但門跟窗戶被針線給縫上了,無論怎麼衝撞這扇門都不為所動。我拿起地上的家具將窗戶敲破,努力鑽過窄小的縫隙逃到外面。我邊跑邊看著整棟舊宅被大火給吞噬,黑煙變成一個巨大的人影往這撲來。我跑過那堆覆盆子,接著坐上汽車發動引擎,在黑煙襲來之前將車給開走。

----------------------------------

  談談之後的事情吧!那場大火將很快就被撲滅,有人打了電話給消防員,但為了撲滅那大火犧牲了三名消防員,他們也調查不出起火原因。媽媽被緊急送往醫院後撿回了一條命。
  某日的下午,我從祖父的舊物裡翻到了一本日記,上面寫著:生日快樂,林郁芠,於是我翻開來。

  生日快樂孫女,記不記得小時候妳問過我愛不愛祖母,我是愛她的。結婚紀念日時我在古董店裡買了一隻泰迪熊送她,然而那隻泰迪熊彷彿有生命,不論妳對它做了什麼,它都會用相同的方式回擊,祖母死於心臟麻痺,就只因為妳母親緊緊抱著它,說起來很瘋狂,但我聽見了那隻泰迪熊在對我說話,它說它等不急要見我孫女,也就是妳,郁芠。
  我害怕它再度危害他人,所以將它鎖在衣櫃裡,不准妳去碰。但我又做錯了,這隻泰迪熊並不會因此被封印,它還是對妳阿姨出手了,我猜再過不久就輪到我了。
  等妳看到這篇日記時,我可能已經不再了,但我還是希望能陪妳迎接生日。

  我看著這些文字,看得出祖父寫得相當急,像在擔心自己隨時都會死去。我將日記本收了起來,閉上眼靜靜地睡午覺。我做了一個夢,夢到那隻泰迪熊拖著燒焦的軀體將樹枝搬了開來,接著鑽進牆壁上的大洞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