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無樹

修改時間 2019-09-30 14:54:05

骨董店的禮物

下面我要說一個親身經歷的故事,告訴你們我如何失去最愛的孩子,並給大家一個忠告,來路不明的東西絕對不要亂買。

我是一家外商公司的經理,一年前冬天我到西班牙出差,回國前趁空檔到當地市集逛逛,準備離開時發現一間很小卻別緻的古董店,決定進去挑些禮物帶給家人。
店內地板鋪著深藍色地毯,空氣中瀰漫著霉味和一種特殊的草藥味。老闆是一對吉普賽夫妻,他們看了我一眼沒有打招呼,繼續低頭看著厚重的書籍,我也不在意,自己隨意逛起來。
整間店內只有我一個顧客,雖然空間不大東西卻很多,我替老婆挑了幾個精美的瓷器,她平時總是愛收集這些小玩意,接著我在最角落的衣架上發現一件很美的白色毛大衣,材質非常柔軟滑順,應該是安哥拉兔毛,價格也很便宜,我決定買來送給愛漂亮的女兒。
最後正愁著要送寶貝兒子什麼的時候,突然傳來幾下短促尖銳的聲響,我嚇一跳連忙回頭。原來是櫃子上骨董鐘發出的整點報時聲。
這個骨董鐘是黑色大理石外殼,上方呈現五角形設計,鐘內有一個白色小天使雕像,造型簡單俐落,我一看就被吸引住。
白色小天使似乎在對我微笑,剛好孩子房間還缺一個鐘,我於是詢問老闆價格。
吉普賽男人看了看我手上拿的東西,露出一個奇怪的笑容,也許看我買了不少東西,他表示鐘直接送我不用錢,我覺得賺到了,沒有多想就開心收下。

家人對我挑的禮物都很滿意,老婆對那些瓷器愛不釋手,每天都擦拭把玩著,女兒也非常喜歡白毛大衣,她幾乎天天穿去上學,班上女同學都非常羨慕,紛紛詢問去哪裡買的。
兒子原本對骨董鐘失望,後來也越看越喜歡,開始研究起鐘表雜誌,我自己也時不時去孩子房間觀賞那個骨董鐘,對自己的審美觀感到驕傲。
就這樣過了一個禮拜,有天晚上我因為公司事務睡不著,決定喝杯溫牛奶助眠,下樓經過兒子女兒房間時,聽到房內傳出很像牙齒摩擦的聲音,還有在骨董店聽到短促尖銳的聲響。我想大概是骨董鐘的聲音,因此沒有放在心上。
到了廚房,我一開燈,一個人背對著我坐在餐桌上,我嚇一大跳,才發現是女兒。
女兒說最近晚上總是睡不著,我倒了兩杯溫牛奶,發現女兒黑眼圈非常重。
兒子也下樓來,同樣掛著兩個黑眼圈,他跟我說最近半夜都會聽到奇怪的聲音,讓他沒辦法好好睡。
我越想越不對勁,便問他們從什麼時候開始,女兒表示大概有一個禮拜,我想起了那個會發出怪聲而且免費的骨董鐘,吉普賽男人那時候的笑容是什麼意思?
跟兒子女兒商量後,我們決定把古董鐘丟掉,於是我將古董鐘拿到社區的回收場,回來後我很快進入夢鄉。
隔天我和孩子都去上班上課,老婆在家打掃整理,下午回去娘家過一夜,這是我跟她的約定,每個禮拜讓她回去陪家人一天。
不知是否骨董鐘已經處理掉的關係,這天上班心情特別愉快,很多煩人的事情都順利解決,於是我提早回家,打算洗完澡後做一頓豐盛的料理給大家驚喜。
正當我經過孩子房間的時候,房間內傳出尖銳聲,聲音很像貓叫,我不自覺顫抖一下,猶豫之後還是打開門。
映入眼簾的情景讓我毛骨悚然,丟掉的古董鐘安穩地擺在原本的位置。
我當下立刻退出房間,澡也不洗了,坐在客廳等孩子回來。
兒子先到家,聽我說完也嚇到,表示應該立刻把鐘銷毀。
我覺得銷毀並不妥當,突然想到附近有間很靈的廟,決定把鐘拿去交給那裡的法師。
女兒過不久也回來,她看起來非常疲累,好像整個人要快虛脫一樣,我很擔心,跟兒子使個眼色,要他不要說出古董鐘的事,以免失眠的女兒更加嚴重。

吃飽飯後我讓女兒在家休息,我跟兒子偷偷拿著古董鐘要送去那間廟。
開車的路上,骨董鐘滴答滴答的聲響讓我坐立難安,只求趕快把鐘交到師父手上,突然手機響起,是老婆打來,她說她父母臨時決定要出去玩,她一個人無聊就先回家,並問我去哪。
我跟她說丟掉的古董鐘自己跑回來的事情,她聽完哈哈大笑,原來早上她整理家裡時翻出一些不要的東西,拿去回收場時發現古董鐘,覺得好好的鐘幹嘛要丟掉,便把它撿回來,順便又碎念了我幾句不懂惜福。
我聽完鬆了口氣,骨董鐘針擺聲現在聽起來一點也不詭異了。


「老婆,桌上的菜妳先自己熱著吃,我跟兒子這就回去。」
「兒子?你不是自己一個人出門嗎? 我剛剛上樓聽到兩個孩子在房間聊天的聲音啊。」
我放下手機,我女兒從來沒有帶同學回家過,她究竟是跟誰在說話?
我和兒子把古董鐘送到廟後立刻加速趕回家,到家門口時,整個屋子都是暗的,只有二樓孩子的房間亮著燈。
我跟兒子拿起木棍,兩人小心翼翼的上樓,一到轉角就聞到濃濃的血腥味。
老婆倒在孩子房門口,我急忙把她扶起,發現她只是暈倒,血腥味不是從她身上傳出。
「爸。」兒子看著房內,手中木棍掉在地上。
我衝進去一看,只見女兒裸著身子,披著我送她的那件安哥拉兔毛大衣,雪白的毛色已被她全身的血染成鮮紅。
「爸爸回來了啊,我要做毛大衣給你跟媽媽穿,你看,再一下下就完成了。」女兒笑著看著我,把大腿上的皮膚用力撕下一大塊。
我忍不住吐了出來,女兒摸了摸身上的兔毛衣說:「毛大衣很舒服的,爸爸知道這怎麼做的嗎? 我現在就做給你一件。」
是啊,這件美麗的兔毛大衣,為何擺在角落,價格很便宜卻沒人要?
吉普賽男人奇怪的笑容,原來是看到我拿走了這件毛衣。
這時血肉模糊的女兒發出一個怪聲,我這才想起來,是兔子的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