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愛睡的咖啡男

修改時間 2019-09-15 17:10:04

半夜隔壁連的紅燈籠

這是我當兵新訓時所經歷過讓我永生難忘的事。

我新訓的地點在台南,想必大家應該都知道在哪裡,我就不說了。

前期適應期過後,每連每班在每天晚上就
寢時間過後到起床號響前會排2人輪流去自
己所屬的連所在的大樓東西側兩個角落站
哨,全連1百多號人,2個小時一班。

其實每個人到結訓幾乎都會輪到2-3次,而我時間點都是在半夜02-04,地點都是在一樓的角落,面對著隔壁連的大樓。

跟大家講解一下我新訓時大樓的構造。

從連集合場面對大樓是一個ㄇ字型的大樓,ㄇ從中間切一半便是各連的管轄區,兩邊各建有各自的中山室,連辦室等。

反正不會有共用的空間,井水不犯河水。

剛開始的時候,出公差時,常會有人會好奇的問班長有什麼鬼故事嗎?

(班長會看心情及我們做事的完成度來跟我們分享)

「隔壁的新X營區某間廢棄營舍有新兵的鬼魂遊蕩。」

「隔壁連的二樓半夜會有紅燈籠飄來飄去。」

「我們連還沒接兵時獨自留守的菜鳥班長半夜在走廊遇到問路的外省老伯。」

「夜間教練時在靶場會遇到七孔流血一邊咒罵一邊飄的人頭。」

「沒人敢靠近的廢棄哨所。」

反正很多鬼故事,雖然一半感覺是班長唬爛出來的或者是以訛傳訛一半感覺好像真的若有其事。

我是寧可信其有 不可信其無的心態來看待,就當作漫長的蹲苦窯日子的聊天消遣吧!

沒想到某日真的被我撞見其中一件⋯

那年是炎熱的夏季,既使到了半夜也不會涼到哪裡,我頂著睡到一半被叫起來站02-04的睡意,拿著木槍站在連大樓的角落。

跟我接完哨的同梯趁安官剛尋完各站哨點在寫東西時還偷跑到後面的草叢抽煙,真的不知道膽子哪裡來的。

我望著天空,明月高掛,我心裡想著:今天是15難怪月亮那麼圓之類的自言自語的話。

我一邊想以前的事一邊看著對面隔壁連的人也在舉頭望明月。

我看著看著,些微的看到隔壁連的二樓 也就是中山室裡升起了微微的紅色燈光⋯

從一開始些微的燈光到越來越大,從中山室的門口穿出來飄向我們連跟隔壁連的連接處。

我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沒看錯,再仔細看清楚,竟然⋯是一顆燈籠在空中飄著。

我嚇到愣在原地,剛好起身在觀察我們站哨狀況的安官似乎注意到我的狀況,朝我這裡走來。

一把手搭在我肩上,並對我說:049 你看到了吧? 這不是每個人都看得到的,你也別亂想,也別跟其他班兵提起這件事,放假記得去廟裡拜拜一下過個運。

我愣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什麼,安官拍了拍我的肩,說道:去安官桌旁邊休息一下吧,你的哨先不用站了。

我嚇到連腳都抬不太起來,一步一步的走向安官桌,一邊還不時望向「紅燈籠」
它正在來回的漂浮,感覺正在來回徘徊。

後來放假我回家就去收驚了,收驚的師兄說:那是住在那裡已經很久的怨靈。

師兄一邊寫字一邊說道:
「你能看到祂是因為你八字輕,但是如果你招惹到祂的話,我也無法幫你。」

「這是我壇裡的平安符,你帶著。」

我帶在身上後,不知是因為心理作用還是什麼,感覺一股暖意湧上心頭。

直到結訓就再也沒碰過詭異的事了。

之後下部隊我有一段時間在高雄官校支援教勤營,那兒故事可多了。